古蔺 古蔺郎网 古蔺新闻 古蔺资讯 生活 房产 古蔺第一门户网

  • 网站客服:0830-7209110
  • 合作热线:0830-7209110
搜索
猜你喜欢
查看: 239|回复: 0

[其它] 彼 岸 花

[复制链接]

1

主题

1

帖子

1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2

积分
1
发表于 2017-1-21 14:53:5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本帖最后由 城堡317 于 2017-1-21 15:11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(引子)


      冬季里的某一天,太阳从晨雾中钻出来;像是一个躲迷藏的胖娃娃,得意地向人世间绽露出纯真红润的笑脸。
    天气很冷,如此炫烂的阳光,非常珍贵。
    祥子从家里走出来,刚一抬头,就被刺目的阳光晃得睁不开眼睛。但他很高兴,半个多月没出门儿,居然碰上一个好天气。他沿着人行道慢慢往前走,感觉自己是个初生的婴儿,对眼前的一切都充满好奇。当他走到鸿骏小区大门外的广场上,正是阳光最灿烂的时刻,它以最温暖、最透彻的方式,灌注祥子的全身;从脚到顶,沁入心田。。。。。。


    祥子晒得很舒服,想找个地方坐下来,静静地享受这人世的温暖。可是,散布在广场边沿的那几只椅子,已经被老人和孩子们占据。祥子只能徜徉在广场中央,东张西望地沐浴着阳光。现在的他,很放松,很惬意。这半个多月里,他抛开一切纷扰,足不出户、蜗居在家,夜以继日地操持着画笔;将那些喷薄而出的灵感一一捕获,用最精当的色调挥洒到画布上。终于完成了自己半生的夙愿---《丛林百兽图》。
    此刻,祥子长长地舒出一口气,如释重负。就像一个怀胎十月的女人,瓜熟蒂落,浑身轻松。
    碌碌无为地活了几十年,如今总算对生活之外的自己有了个满意的交代。
    由于太开心,祥子甚至童心复发,和广场上的孩子们争抢着小皮球。孩子们嬉闹着跑远了,他站在原地,抬头仰望天空中的太阳---
    换在平时,不论阳光多么绚烂夺目,望一眼太阳,也要不了命。
    但是今天,当祥子仰望楼顶上空那轮骄阳的时候,他在刺目的光影中隐约看见楼顶围墙上有个人影在晃动!
    祥子觉得很奇怪。于是朝背光的地方挪动几步,再次仰起头,朝楼顶上方望去。这下看清楚了,楼顶上确实站着一个人。这家伙站在三十三层的高楼围墙上,来回走动;不时张开双臂,模仿着飞鸟的姿势,跃跃欲试~~~


    什么情况?----有人要跳楼!
    祥子立马反应过来,指着楼顶大声呼喊广场上的人们:“快看呀,楼顶上有个人,是不是要跳下来啊!”
    人们很快围拢过来,朝祥子指点的方向仰望。大家都惊惶不安,议论纷纷:“好像是个女的,头发很长。唉,怎么想不开啊。”
    有的人看明白了,有的人还没看清楚,有的人摸出手机要报警。但是,此时此刻,楼顶上那个人,她可不管这些,她在楼顶围墙上徘徊很久,已经等不及了!
    正当祥子也摸出手机、低头拨打报警电话那一瞬间,人群中有个眼尖的家伙突然大喊:“快跑---她跳下来啦!”
    人们四散奔逃。祥子也闻声便跑,但或许是他跑的方向不对,或许是太对。总之,祥子刚跑出几步,他的天,就黑了---
    从楼顶上跳下来那个人,不偏不倚,正好砸到祥子身上。

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(一)  鬼 门 关




    不知过了多久,周围安静下来。一片混沌中,时光停止了流动。
    祥子缓缓从地上飘起来。他还看得见自己的身体,可是伸手一摸,只触到一团软绵绵的雾气。他很不习惯飘在空中的感觉,使劲朝下方挣扎,想把自己降落回地面。
    当祥子终于站稳身形时,发现前方的雾霭中隐约走来两个身影,看起来很像是人。他们都戴着高高的帽子,一个面如黑炭,一个苍白如霜。他俩一左一右,快速朝祥子逼近。
    走到近前,这两个家伙朝祥子亮出两块地府令牌;令牌上分别刻着四个黑色大字---
    “你 也 来 了”
    “正 来 捉 你”


    什么情况?祥子惊愕不已。
    仔细看那二人的衣着打扮,莫非他们就是地府派来的勾魂使者、黑白无常?一个叫范无救,一个叫谢必安。无常二爷亲自来请,祥子知道自己算是彻底完蛋啦。他第一反应想跑,但怎么也跑不动;只好摆出一副大义凛然、无所畏惧的样子:岔开双脚,双手抱肩;软硬不吃,拒绝投降!
    由不得祥子多想,黑无常高举令牌,厉声喝斥:“凡夫陈祥子,无功无为。而今阳寿已尽,速到鬼门关报到!”
    “冤枉啊,我是个普通人。你凭什么捉我?所犯何律,罪在哪条?” 祥子据理力争。
    白无常的态度稍微温和些,他暂时放下手中那块地府令牌,小声劝慰祥子:“既然命数已定,你就放下尘思、早入轮回吧!”
    祥子还想争辩,黑无常却已经很不耐烦,伸手从腰间抖出一条黑铁链,紧紧箍在祥子身上:“时辰已到,不走不行!”
    祥子仰天长叹一声,只能放弃抵抗:“二位地府差官,既然如此,我跟你们上路。但是,拜托你们别拿链子锁着我好不好?我自己走!”
    黑无常松开铁链,走在前面开路。祥子居中,白无常断后。至此,黑白无常押着祥子,迅速奔赴鬼门关。。。。。。


    一路上光线昏暗,影影绰绰。但祥子看不清楚任何东西。他初为新鬼,潜意识里居然还有饥饿的感觉,很想吃点儿什么。可是周围只有一团团雾气飘过。他停住脚步,大声问走在前面的黑无常:“黑大哥,那些云团可以吃吗?看起来像是棉花糖,很好吃的样子。”
    黑无常哈哈大笑:“酒肉之徒!死后还挂念口腹之欲。可惜,你生年无福。想吃东西?有机会转世再说。”
    白无常走在后面,他对新来的亡人,多少还有点怜悯之意:“云雾皆为水气,你想吃就吃吧。一朝跨进鬼门关,凡心尘愿如灯灭!”
    祥子欣然领悟,顺手抓起一团白雾,送到嘴里咀嚼品味。不咸不淡,不苦不甜,实在没啥味道。祥子尝了一口,沮丧地将云团吐了出来。
    现在,祥子无欲无求、万念俱灰。但他还有一点搞不明白,再次停住脚步:“二位大神,跨进鬼门关之前,小民尚有一事未明。烦请二位以实相告。。。我,我究竟是怎么死的?”
    黑无常再次哈哈大笑,笑得前俯后仰,几乎把持不住手中的黑铁链:“阳世之中,倒霉蛋无数。如你这般倒霉的,我也是头一回遇到哦。你呀,你是被跳楼者砸死的!”
    祥子恍然顿悟,大喊冤枉:“有没有搞错?当时,我只是从楼下路过,我是出来打酱油的。又没招谁惹谁,我死得太冤啦!”
    白无常似乎于心不忍,走到祥子身后,拍拍他的肩膀:“从古至今,我黑白无常勾魂无数。无魂不叫屈,无人不喊冤。但我二人实为引路使者,并无评判是非功过之实权。你有何冤屈,到那地府阎罗判官面前,自有公论。而今,你还是安心上路罢。”
    “为什么那个跳楼的家伙,正好砸中了我呀?”
    白无常沉吟片刻,只是淡淡地回应道:“没有因果,只有巧合!”
    祥子闻言,沉默不语。仰头望天,一片昏暗,看不见一丝色彩和光亮。他明白,黑白无常的使命,只是将亡魂从身死之地带往鬼门关。祥子不再有任何怨言,跟在黑无常身后,一步一步往前走。。。。。。
    白无常走在最后,高举地府令牌,阻隔着路上那些半生不死的家伙蹿出来搅扰祥子上路。
    不多时,黑无常停下脚步,厉声高喊---
    “鬼门关已到!亡人祥子,步尽红尘,入关报到。”


    祥子从恍惚中抬起头来。前面出现一座雄关:铜墙铁壁,黑雾缭绕;飞檐画栋,威严肃穆。仔细一看,巨大的关门两旁,巍然站立着十六大鬼;各擎斧戟,面目狰狞。关门之内,隐约望见一群群小鬼;他们互相推攘,哭天抢地、终不得出。
    黑无常公事公办,一把将祥子推向关门前的十六大鬼。祥子一个踉跄,差点儿摔倒。他还没站稳呢,就被十六大鬼之首、青面鬼王伸手按住。这家伙一手按住祥子,一手摊向黑白无常,索要公文“路引”:“亡魂到此,路引何在?”
    白无常凑前几步,向鬼王递上一纸紫色文书---那就是“路引”,阳世俗称引魂幡;上面记载着祥子的生辰年月,离世日期:“陈祥子,阳寿三十九年。生无大恶,亦无作为。今殁于偶然,自当魂归地府,由阎罗、判官深究功过,据实发落!”
    白无常还没念完“路引”,祥子突然奋力挣脱鬼王束缚,再次喊冤:“你们有没有搞错?路引上记载的东西,有一条我不服!说我在有生之年里无所作为?虽然我命薄如纸,但与世无争。临死之前,耗尽毕生心血,绘成一幅《丛林百兽图》!”
    十六大鬼中,碰巧有个喜欢绘画的家伙。他跳出来质问祥子:“你那《丛林百兽图》,阳世之人,可曾有谁见识过?”
    祥子一时语塞。事实上,他前一晚刚画完《丛林百兽图》,第二天就被一个从三十三层楼上跳下来的女人砸死了。此图至今锁在祥子的书斋里,是否被世人所见,祥子无从知晓。十六大鬼见祥子无言以对,断定他那所谓的冤情,不过是忽悠群鬼的托辞。沉默片刻之后,十六大鬼一齐哈哈大笑。一个个笑得捶胸顿足,上气不接下气。
    青面鬼王忍住笑,指着祥子怒喝:“来到鬼门关,没一个不喊冤的。你也不例外!”
    黑白无常交接完毕,转身消失了踪影。他们很忙,忙着去接引阳世上刚刚咽气的家伙。
    值此,祥子惟有仰天长叹,欲哭无泪。他生前就不曾流过一滴泪水,如今更不可能。只有一股苍凉深重的愁怨,萦绕心魄、无从消散。
    时辰已到,必须上路。
    十六大鬼蜂拥而上,把祥子扑倒在地,欲将祥子投进鬼门关。
    祥子朝他们摆摆手,“不用烦劳各位!我自己跨进鬼门关好不好?这个可以有吗?”
    十六大鬼闻言,面面相觑。古往今来,不论贫富贵贱、大功大罪之人,到了鬼门关,无不哭哭啼啼、凄凄哀哀。要么百般求饶,要么伺机逃窜。而面前这个叫“陈祥子”的家伙,居然自愿跨进鬼门关?众鬼多少有些感动,纷纷收手,放开祥子。
    祥子重新站起来。快速回想一遍阳世中的酸甜苦辣。最让他放不下的,是他那幅已经完成、却不曾面世的《丛林百兽图》。
    可惜,一切都结束了。一切都已成为一幕幕不再重现的幻影。
    祥子朝关门外的十六大鬼一一拱手告别。随后迈开大步,毅然跨进了鬼门关。

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(二) 黄 泉 路




    鬼门关内黑雾弥漫,只有一双双绿森森的亮点,来回晃荡。那是孤魂野鬼们饥渴的眼睛。
    祥子刚跨进鬼门关,就听身后两扇关门吱嘎作响,随即轰然关闭。他赶紧急跑几步,后怕不已;庆幸自己没长尾巴,否则一定会被夹在门缝里。太玄啦!
    一阵白雾飘过,又一阵黄烟袭来。祥子还没搞清楚状况,就被一群老鬼、小鬼摁倒在地。这些家伙动作粗野,很不礼貌。有的揪住祥子的耳朵,有的拉扯祥子的双腿;你争我抢,僵持不下。最后,这群野鬼居然互相扭打成一团。反而让祥子找到空隙,趁机遛了出来。
    祥子站在圈外,看他们自相搏斗,忍不住想笑。祥子朝他们高喊道:“同为新鬼,相煎何急呀?”
    烟雾散尽,众野鬼纷纷后退。这些游荡在鬼门关内的家伙,都想找个合适的替身,然后自己去地府转世投胎。可他们仔细打量一下祥子,似乎对祥子很不满意,于是非常失望地一哄而散。
    只有一个独眼小鬼留下来,他跑到祥子面前,好奇地盘问:“你是怎么死的呀?我靠,怎么你全身上下都找不到一个完整的零件儿?”
    祥子伸手拍拍小鬼的脑袋:“实不相瞒,哥哥我被一个跳楼的家伙砸中了。那家伙从三十三层高楼上跳下来,你想想看,如果砸到你身上,会是什么效果?”
    祥子还没说完,独眼小鬼已经乐不可支,笑得弯腰驼背前仰后合:“你怎么这么逗哇,哈哈哈,被跳楼的人砸中啦。。。”
    一番嬉闹过后,独眼小鬼突然想起什么,歪着脑袋问祥子:“三十三层...?你确定那家伙是从三十三层楼落下来的?”
    祥子点头确定。他被小鬼问得莫名其妙。
    独眼小鬼却捂着嘴巴,偷笑不止。“告诉你吧,刚刚从这里走过去一个女的。她说她自己就是从三十三层楼飞下来的,如今她给自己改了名字,叫三十三。”
    祥子一惊,“她还说了些啥?”
    独眼小鬼得意地爆料:“她呀,看起来比谁都开心;简直比活着的时候还开心。边走边唱歌儿,居然还给自己起了个新名字,叫三十三。太逗了,呵呵。”
    祥子听完小鬼的介绍,笑不出来,哭笑不得,欲哭无泪。怎么会这样?
    独眼小鬼好心催促祥子,“三十三刚走过去不久,你跑快一点,说不定还能赶上她。黄泉路上,好歹有个伴儿呢。”


    告别了独眼小鬼,祥子独自穿过重重雾霭。
    此时,一条黄土小路出现在他面前。道路蜿蜒曲折,路旁花香四溢。
    此路就是“黄泉路”。此花名为“彼岸花”,又称“接引之花”。它们是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,红艳似火,绚丽如霞。花开一千年,花谢一千年;叶生一千年,叶落一千年。花不见叶,叶不见花。生生世世,花叶永不相见;故名“彼岸花”。
    祥子本是仓促离世,还没看够阳世上的风景。如今走在黄泉路上,望着路旁那一丛丛、一簇簇鲜红娇艳的彼岸花,恍若隔世;心生感慨、不胜凄惶。想起生前一幕幕景象,他最放不下的,是那幅已经画完的《丛林百兽图》。它凝聚着祥子毕生的心血。可是,如今阴阳相隔,一切都灰飞烟灭。
    黄泉路上青烟缭绕,花红胜血。
    祥子一边走,一边欣赏路旁盛开的彼岸花。渐渐地,他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:茂盛的花丛中,有的花朵缺了几瓣,有的只剩下光秃秃的茎秆儿。。。。。。肯定是走在前面的家伙干的。彼岸花是接引亡魂之花,黄泉路上的花朵也敢摘?这家伙胆子也太大了。
    祥子加快速度,使劲让自己飘离地面,飞速朝前追赶---
    途径一处小山坳时,祥子远远望见前方拐弯处出现一个影子:身形苗条,长发披肩,头戴花环。显然是个女的。祥子突然想起独眼小鬼的话,这个走在自己前面的女人,莫非就是三十三?
    祥子尽量平伏住自己的情绪,然后不远不近地、悄无声息地尾随在三十三身后。
    三十三走得很缓慢,生怕头上的花环掉下来;她东瞅西看,漫不经心。那花环,正是她用采摘来的彼岸花编织而成。她一边走路,还一边唱歌。正如独眼小鬼所说,她看起来确实比活着的时候还开心。
    望着前面这个头戴花环、边走边唱的女人,祥子的心境很复杂。就是她,结束了祥子在阳世上的一切。但既然都结束了,现在彼此已经成为黄泉路上的同路人。冤冤相报何时了,千仇万恨又如何?
    祥子将一切都想开了,默默地跟在三十三身后往前走。
    可是,当祥子看到三十三再次对路旁的彼岸花下手的时候,他忍不住跑上去制止:“姑娘,请手下留情!
    三十三吓了一跳,急忙缩回手,转身打量着祥子:“你谁啊你?我摘点花草做帽子呢。好看吗,嘿嘿!”
    长头发的女人戴上火红的花环,确实好看。但是祥子不想夸她,只是淡淡地回应:“花草都是有灵性的。何况这是彼岸花,一千年才盛开一次。留着它们,给后来者欣赏吧。”
    三十三伸手扶住头上的花环,围着祥子绕了一圈:“怎么称呼你呀?我叫三十三,自己起的名字。这名儿起得很有创意,对吧?”
    祥子暗笑,她当然有创意,胆子还很大;有勇气从三十三楼上往下飞。
    “我叫陈祥子,与你同路。”
    三十三盯着祥子,好奇地研究他。但祥子却若有所思,沉默不语。三十三取下头上的花环,捏在手中把玩:“祥子,你怎么啦?有什么不开心的事?说出来,让我开心一下。”
    祥子还是不说话。三十三围着他转圈,“我说祥子啊,咱们都离开阳世了,还有啥不开心的?我简直开心死了。。。。。。对了,你是怎么死的,想不想转世投胎呢?”
    面对三十三接连追问,祥子只回答她一句:
    “我是被一只飞鸟砸死的。”
    “真的啊?你太逗了。那得是多大的一只飞鸟噢,天鹅?还是凤凰?”
    此时,黄泉路上冷风呼啸、大雾茫茫。祥子将三十三头上的花环扯下来,拉起她的手往前跑:“快快赶路吧,错过了时辰,咱们就只能做孤魂野鬼了。”

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(三) 三 生 石


    走到黄泉路尽头,雾气终于散尽。视野变得开阔起来---
    前方出现一座小山丘,怪石嶙峋,突兀地横亘在祥子和三十三面前。
    三十三上看下看,非常喜欢!她大声命令祥子:“你不许动!我先爬上山探路。等我玩够了,才准你上来。”
    祥子只好站在山下,看着三十三挽起衣袖、艰难地往山上攀爬。她的动作很笨拙,每爬上一块山石,她就回头朝祥子得意地笑一笑;并且挥动双手,向祥子展示自己的小成就。
    山上全是岩石。无花无草,无树无林。它只不过是通往地府之路上必须翻越的一座小山而已。祥子远望着三十三欢呼雀跃的身影,不禁暗自感叹:“她在生之时,活在阳世之中,必然经受过太多苦楚。否则,如今的她,怎会如此开心快乐?阳世上的繁华美景,在她眼中居然抵不上亡魂路过的一座光秃秃的小山丘啊。”
    三十三艰难地登上山顶,突然发现一块巨石。石头正面镌刻着三个红色大字:“三 生 石”。她很惊讶,也很好奇,于是站到高处,将双手合拢成喇叭状,朝山脚下的祥子大喊:“你快上来吧!山顶有块大石头,石头上有字呢。”
    祥子终于得到许可,应声往山上攀爬。当他登上山顶,果然看见一块灰白色的巨石。它就是传说中的“三生石”。石头上镌刻着每个人的前世今生,以及来世的境况;所有的因果、恩怨,都有名录可查。祥子很激动,招呼三十三赶快找找,看看三生石上有没有他们俩的名字。
    三十三半信半疑,“真有那么神?我倒想看看,祥子你前世是不是个坏蛋,嘿嘿。”
    二人蹲下身子,仔细查看镌刻在三生石上那一排排密密麻麻的小字。反反复复地找来找去,都没发现自己的名字。三十三气呼呼地站起来,靠在祥子背上耍脾气:“什么三生石啊,连咱俩的名字都没有!干脆咱们自己动手,刻上祥子和三十三到此一游!”
    祥子继续查找。石头正面没有,左右两旁也没有。最后他们绕到三生石背后,终于在一个小角落里发现了彼此的名录。奇怪的是,祥子和三十三的名字,居然并列在一起。
    据“三生石”上所载---
    “林小翠(即三十三),前世是一只黄貂。陈祥子(即祥子),前世是一只豹子。”
    “某日,貂觅食于野。豹迫近,急上大树避之。及至豹远,貂沿树而下,不慎失爪,坠亡于树下。”
    看到这里,三十三明白了。她气得柳眉倒竖,伸手狠掐祥子的胳膊:“我的前世,是被你追到树上摔死的呀,祥子你太可恶了。”
    祥子握住三十三的手,“别急别急,你再往下看嘛。豹子的结局也不妙。”
    “此豹尚幼,逐貂于林;不得。时值大旱,野火频燃。烟熏火围,此豹困不得出。泪尽脱水而亡。”
    三十三看到豹子的遭遇,也感同身受地表示同情:“为啥祥子你今生没有眼泪,原来前世就将泪水流干了哇?也怪可怜的。”
    关于今生的情况,三生石上也有明确记载---
    “林小翠(即三十三),阳世为女。生年悲苦,勘破红尘,自高楼坠亡。适逢陈祥子闲出漫步,途径楼下,恰被其砸殁于地。。。。。。”
    浏览完彼此的前世今生,祥子和三十三站在“三生石”下,各自沉默。三十三很不好意思,觉得自己今生愧对祥子。她伸手把祥子的脸扳过来,静静地凝视着祥子的眼睛,她都快哭出来了:“对不起!我不是故意的,更不是有意的;只是巧合吧。”
    祥子突然笑起来,伸出手指,轻刮一下三十三的鼻尖:“白无常说过:没有因果,只是巧合。这家伙是骗人的。从三生石上看来,没有巧合,只有因果呀。”
    三十三破涕为笑。她叫祥子再找找,看看三生石上是否还记录着他们来世的境况。
    祥子深知,三生石绝不可能未卜先知:“咱们还没转世呢,来生是人是兽,谁也说不准。”
    三十三放眼朝山下望去,隐约看到远处有一条河,河上有座石拱桥;桥头上好像有个小茶亭。她兴奋地招呼祥子:“看见没看见没?走到河边那个小茶亭,咱们就有茶水喝喽!”
    二人相视一笑,携手朝山下奔去。。。。。。

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(四) 孟 婆 汤




    刚从山坡上下来,三十三就跑在祥子前面,兴高采烈地边跑边唱。 她想看看那桥上的风景美不美,尝尝小亭中的茶水有多清香。
    三十三刚跑到桥头,突然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婆,颤颤巍巍地从小凉亭中走出来。老太婆将手中拐杖一横,挡住三十三的去路。三十三左躲右闪,始终绕不过去。她急得大喊:“祥子---快来啊,这桥过不去!”
    祥子随后赶到桥头,向那位白发老太婆拱手施礼:“老人家,凡人祥子、三十三,生前无功无过;欲过此桥,去往地府转世。还望老婆婆行个方便,放我们过桥。来世为人为兽,必定感怀于心!”
    老太婆扬起手中拐杖,朗声宣告:“此桥名为奈何桥,此河唤做忘川河。孤魂野鬼休瞒过,过桥必饮孟婆汤!”
    原来,她就是阳世传闻中的孟婆,专为路过的亡魂熬制孟婆汤---阳世俗称“忘情水”。
    孟婆话音刚落,一群小鬼从桥头阴暗处跳出来;张牙舞爪、上蹿下跳,随孟婆一起镇守奈何桥。
    三十三依在祥子身后,偷偷探出头来,朝桥下的忘川河观望。只见河中恶浪汹涌,血气冲天。一群群凶煞厉鬼跃出水面随浪起舞,一只只铜蛇铁狗往来翻腾,嚎叫奔突。。。。。。
    三十三吓得赶紧缩回头,直往祥子身后躲。她虽然厌世轻生,当她看到忘川河里那一幕,还是很害怕。祥子握紧三十三的手,传递胆量和勇气。其实,此时祥子自己也在哆嗦。他也望见了忘川河里的热闹景象。两双手,由于恐惧,颤抖着紧扣在一起。
    孟婆眼看着他们俩惶恐不安、瑟瑟发抖的样子,料想他们生前也并非大邪大恶之人。于是,孟婆放下拐杖,喝退小鬼,不慌不忙地为他二人酿造“孟婆汤”。
    孟婆微笑着示意祥子和三十三:“谁先来?”
    三十三自告奋勇,“我来我来!我一直走在前面,他是我的跟班儿。”
    孟婆点头默许。随即取出一只小碗,平托在掌上,口中念念有词。三十三忍不住好奇心,小心翼翼地凑上前,她想窥探一下,孟婆究竟用些什么原料来熬制孟婆汤?
    三十三看得很仔细。最初,那只小碗里啥也没有,就一只空碗。随着孟婆将小碗左摇右晃、念念有词,碗底渐渐有光影浮动;就像一面透明的镜子,映照出阳世中的景象。三十三靠近细看,不禁大惊失色---那碗底所呈现出来的影像,正是三十三自己生前的一幕幕场景。每一次悲伤哭泣,每一回难过流泪;一生中最悲痛的时刻,尽收于碗底。直到她从三十三层高楼上跃下,最后的泪水,在阳光照耀下折射出晶莹夺目的透明花朵。。。。。。
    三十三今生流过的泪水,被孟婆一点一滴的收集起来;慢慢沉积在那只小碗中,酿成一碗只供三十三饮用的“孟婆汤”。
    三十三已经看出端倪,转过身悄悄通报祥子:“孟婆太抠门儿了!我还以为,她会用啥灵丹仙草给咱熬汤。原来竟然是---”
    话没说完,孟婆已将汤碗端到三十三面前:“姑娘,此汤名为孟婆汤。阳世俗称忘情水。请满饮此汤,从此忘却生前悲苦,轻松上路,早日转生!"
    三十三急忙摆手推拒:“谢谢,我不口渴,一点都不渴。我不想喝,呵呵。”
    她推辞着,往祥子身后躲藏。祥子渐渐看清了目前的境况。他转身握住三十三的手,柔声劝慰道:“你生前那么苦,喝下孟婆汤,一切从头再来吧。”
    三十三仍然不肯,眼巴巴地望着祥子,万分不舍的样子:“你傻呀,那是亡魂汤!喝下它,我就认不出你、也记不得你了。”
    祥子看到三十三焦急又难舍的神情,感动于心,却又无可奈何。
    孟婆笑着走过来,向三十三解释:“饮下此汤,在你转世之前,仍然认得祥子。直到你转世投胎之日,此汤方才起效。”
    三十三还是很犹豫,从祥子身后探出头来问孟婆:“那汤是啥味儿呀?我只喝雪碧,还有加多宝。”
    孟婆被三十三逗笑了。见她如此顽劣,只好暂时作罢。于是孟婆转过身去,拿出另一只小碗,着手为祥子酿造“孟婆汤”。


    三十三伸手扯一下祥子的衣襟,“轮到你了,嘿嘿!”
    祥子很紧张。那种局促不安的感觉,非常强烈。三十三跑到孟婆身后,看她作法;其实是想看看碗底的影像,探究一下祥子生前都有过哪些伤心时刻。
    孟婆平端着小碗,紧闭双目,掐指冥算,口中念念有词~~~
    三十三站在旁边,等了很久,始终没看到碗底有影像浮出。她小声打趣孟婆:“婆婆,您这只小碗,是不是漏了呀?怎么一滴泪水都没收集到呢?”
    孟婆睁眼细查,惊愕不已:碗中既无影像,也无泪汤,空空如也!但她强作镇定,放下小碗,转身质询祥子:“在你生前,可有过大悲大喜、潸然泪下之时?
    祥子只好如实回答:“从小到大,我没流过眼泪。有时候悲伤得想哭,但是无法流泪。我的眼睛,根本生不出泪水。”
    孟婆暗自叹息。古往今来,在这奈何桥头、忘川河边,孟婆迎来送往无数过客。从未遇到过祥子这种情况。此人生前无泪,何以熬制他的孟婆汤?
    “既然如此,在那三生石上,可曾有过记载?”
    祥子和三十三赶紧将三生石上所记名录告知孟婆:祥子前世为豹,受困于野火;泪尽脱水而亡。
    孟婆听完,沉吟良久,自言自语:“因果业报,非外力所能篡改...唉!我也无能为力。”
    未饮孟婆汤,过不得奈何桥;不过奈何桥,怎么去往地府转世新生啊?
    三十三很为祥子着急,她拽住孟婆的衣袖,苦苦哀求:“婆婆您再试试!我帮您把那只碗再洗洗,洗干净点。求您再试一次好不好?”
    孟婆摇头喟叹,表示自己实在爱莫能助。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(五) 奈 何 桥




    祥子生前无泪。如今来到奈何桥,却无“孟婆汤”可饮,无法通过奈何桥。
    因果循环中,祥子已经失去了转世再生的资格。他苍凉地站立在桥头,凝望着焦急的三十三,又看了看桥下恶浪翻滚的忘川河,实在是无可奈何---
    一直守候在桥边那群小鬼,已经等得很不耐烦。一个个提斧持戟,跑上来围住三十三,逼迫她要么喝下“孟婆汤”上路,要么跳进忘川河受苦!
    祥子伸出手指,为三十三梳理她凌乱的长发:“你把那碗汤喝了吧。过了奈何桥,前面不远,就是地府阎罗殿。你早点转世新生,从头再来。”
    三十三不肯喝,也不肯走:“我走了,你怎么办?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呀?”
    祥子凄然一笑:“我无汤可饮,只能跳忘川河。在这忘川河中等你三生三世。直到你三世轮回,从奈何桥上走过的时候,你我的因果孽怨才能彻底消散。到那时,我就可以上岸与你同行,一起转世。”
    三十三不同意,大哭不止:“不行不行不行!忘川河里满是凶煞恶鬼铜蛇铁狗,我不能丢下你一个人在河中受难啊。祥子,要走一起走,要跳忘川河,咱们一起跳!”
    祥子走到孟婆面前,接过那碗三十三的忘魂汤,强作笑颜地端到三十三面前:“味道不错呢,喝了它,安心上路吧。。。。。。答应我,来生别再自暴自弃、别再玩那危险的跳楼游戏了。”
    在这奈何桥头,二人无可奈何。执手相看,无语凝咽~~~


    见此情景,一直在旁边观望着他们的孟婆,也动了恻隐之心---
    阳世上那些男男女女,不论在生时多么恩爱,死后也是情消缘散、各奔东西。而孟婆眼前这对男女,历经两世因果业报,竟无缘在阳世中携手共度。直到走上黄泉路,才相逢一笑泯恩仇。在这通往地府之路上,他俩才得以相识相知,互生情愫;实在是可叹可怜啊!
    孟婆扬起拐杖,将桥头上的小鬼们赶出老远。然后取出一只新碗,将三十三那碗“孟婆汤”一分为二。她把祥子和三十三召唤到面前,语重心长地训导他们:
    “阴阳两界,殊为不同。惟情义之事,尚可通融。今赐你二人分饮孟婆汤,共过奈何桥!”
    三十三大喜过望,不停点头:“好啊好啊,把我那碗汤分一半给祥子。谢谢孟婆婆。”
    孟婆特别嘱咐祥子:“碗中之物,乃是三十三毕生悲泪所化。她愿与你分饮,实为深情大义。此生来世,你切勿有负于她!”
    祥子欣然应允,拽紧三十三的手,一起向孟婆躬身致谢。
    三十三惊喜不已,小声对祥子宣告:“喝下我的忘魂汤,你就是我的人了,哈哈哈!”
    孟婆点头微笑,看着他们端起汤碗、一饮而尽,这才拄着拐杖放心地走回小凉亭。

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(六) 望 乡 台




    祥子和三十三告别了孟婆,携手踏上奈何桥,快步朝对岸走去。
    此时,桥下忘川河中浊浪翻腾、鬼煞喧嚎~~~
    三十三好奇地探出身子,朝桥下观望。祥子赶紧拽住她:“快些走吧,有几只铁狗快要爬上桥来啦!”


    跨过奈何桥,对岸一片苍茫。荒草萋萋,怪石嶙峋。
    祥子走在前面探路,三十三东张西望地跟在后面,她还是那么开心快乐,觉得自己比生前快乐多啦!
    没走多久,前面忽然出现一座巨大的高台。台分六角,由无数石块垒叠而成。远远望去,清晰地望见高台上刻着三个大字:“望 乡 台”。
    三十三赶紧跑到祥子前面,笑嘻嘻地挡住祥子:“你别动哈,有啥好风景,我先上去看看,嘿嘿。”
    她兴高采烈地登上望乡台,却没看到自己憧憬中的好风景。呈现在她眼前的景象,居然是她自己生前的人事和场景---
    “一座白色的小楼,年久失修,墙面斑驳。早就被废弃了。那是三十三幼年时入住过的孤儿院。曾经收养过她的那家人,已经搬往外地定居。朋友们起早贪黑,奔波在各自的道路上。。。。。。”
    祥子沿着石阶登上望乡台。他所望见的景象,相当喧哗---
    “一座巨大的展览馆,大厅内人流熙攘、非常热闹。人们聚集在一个画框面前,对着镜框中那幅画指指点点、议论纷纷。一位银发老者站在画前,激动地向参观者解说着此画的价值:《清明上河图》算什么?十个张择端,也画不出你们面前这幅《丛林百兽图》! 可惜,天妒英才,这幅画的作者,已经离开了人世。。。。。。”
    看到此情此景,祥子很欣慰,自己毕生的心血,总算没有白费。祥子默默地走开,来到三十三身边,无声地陪伴着她。
    望乡台上望故乡,生死相隔两茫茫。
    祥子和三十三不敢久留,倘若耽误了时辰,他们就只能流浪在路上做孤魂野鬼了。于是他俩匆匆走下望乡台,重新踏上通往地府之路。



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(七) 阎 罗 殿




    一路上,祥子和三十三走得很缓慢。道路淹没在大片荒草中,越来越曲折,越来越艰险。
    前方飘来一阵浓雾,像海绵一样稠密,又如云朵一般轻飘。三十三跳到那团云雾中,试着让自己飘离地面,居然真的慢慢漂浮起来。她高兴地朝祥子招手:“祥子,快上来,咱们也能腾云驾雾啦!”
    祥子也愉快地跨上那团云雾,同三十三一起飘离了地面。。。。。。


    不多时,雾气中突然出现一座雄伟大殿,森然屹立在祥子和三十三面前。只见那巍峨的殿门上高悬着一块巨大的匾额:“阎 罗 殿”---
    三十三指着大殿的屋顶,小声问祥子:“你看那屋顶上,黒瓦缝中飘出缕缕黑烟,里面是不是着火啦?”
    她很害怕,躲在祥子身后,不敢再往前走。祥子紧握着她的手,大声说:“管它刀山火海,咱们都得闯一闯。路上那么多关隘,咱们都一一闯过来了。别怕,有我呢!”


    当他们快要接近阎罗殿的时候,从殿门内走出两个地府使者:一个长得牛首人身,一个生得马面人形。他们俩,就是传说中的“牛头马面”。他们是阎罗王派出来接引亡魂的。
    牛头马面向镇守殿门的鬼王递上一纸地府公文:“亡魂已到,放行入殿,听候讯判!” 鬼王接下公文,怒视着祥子和三十三:“你们怎么迟到那么久?判官和阎罗王已经等得不耐烦了。”
    祥子和三十三并肩跨进殿门,迎面遇上两位地府差官:一个披着紫衣,一个身着蓝袍。他们分别是“日游神”和“夜游神”,奉判官之命,前来接引亡魂上殿受审。两位游神将祥子和三十三带至大殿内的石阶下,示意他俩原地不动,静候发落。
    祥子和三十三扬起头,朝大殿上观望---
    高高的香案上,端坐着一位胖乎乎的老头;红袍玉带,面容和蔼。不用猜,他就是十殿阎罗之首:秦广王(俗称阎罗王)。大殿左右,分班排列着众位地府官员---地府判官崔钰,牛头马面,日游神、夜游神;以及数位镇殿大鬼王。
    判官从班列中走出来,左手拿着生死簿,右手紧握勾魂笔。他面容冷峻,不苟言笑,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派头。
    阎罗王低头俯视一眼祥子和三十三:“你二人身亡已久,为何留连在黄泉路、徘徊于三生石,迟迟未到地府报到?”
    三十三上前一步,大声回答:“生死有命,人鬼自由!我们走走看看,多长些见识啊。这有什么不对的呢?”
    祥子赶紧把三十三拉到身后,然后朝阎罗王拱手施礼:
    “阎罗王,我与三十三,历经两世孽怨。因果未消,业报循环。纵然转世新生,也是枉然。还望阎罗王慈悲为怀,为我二人消除孽报。来世披毛戴角,必当感怀于心!”
    阎罗王沉吟片刻,转头征询判官:“此二人,所言是否属实?生死簿上,有何记载?”
    判官跨出班列,将手中生死簿翻到某篇某页,朗声宣告:“林小翠,阳寿三十五年。死后擅自改名为三十三。此人厌世轻生,跳楼坠亡。据《阴司律例》第二十一条:自尽轻生者,不得转世!”
    三十三不服,尖声抗辩:“这是什么法律呀?要是在阳世上活得很开心,傻瓜才自杀呢!做人不开心,长生不老也没用!”
    判官冷笑一声,“三十三,你可曾听过,身体发肤、受之父母。你自寻短见,有违大义。据《阴司律例》,自尽轻生者,非但不得转世,还须押送无间大地狱,受刑九十九年!”
    三十三大哭不止,急向阎罗王申诉:“我在孤儿院长大,哪来的生身父母?我在阳世上受苦的时候,怎么不见你们地府的人来帮忙?如今,我自杀了,你们还要判我下地狱受刑?天理何在呀?”
    在三十三连声追问下,阎罗王瞠目结舌、面露惭色:“三十三,天理循环,人各有命。你且退下,本王自有公断!”
    大殿两旁随即冒出几个小鬼,疾步上前拘押三十三。祥子见状深感不妙,挺身护住三十三,愤怒地质问判官:“你也在阳世上活过,怎么狠心判三十三下地狱?人间多苦多难,生老病死各有苦衷。人不能选择如何生,但有权利决定怎么死!”
    判官面红耳赤,伸手翻查生死簿,向阎罗王禀告祥子的身世:
    “陈祥子,阳寿三十九年。生年碌碌无为,殁于偶然。经查,此人生前无泪,孟婆无以为汤。后与三十三合谋共饮同一碗忘魂汤,得以蒙混通过奈何桥。孟婆虽难辞其咎,但欺瞒之罪,理应归陈祥子一人承担!据《阴司律例》第三条:欺瞒地府者,不得转世。送剑叶小地狱,受刑五十年!”
    三十三急得直跺脚,奋力挣脱小鬼束缚,大声为祥子辩护:“在那奈何桥头,孟婆婆发善心,允许祥子与我分饮忘魂汤。祥子绝无半点欺瞒地府之意啊!”
    祥子义愤填膺,指着判官控诉:“我和三十三,生年无罪无过。千辛万苦来到地府,却被你们判罚重刑。告诉你们罢,我和三十三宁可魂飞魄散灰飞烟灭,也绝不接受你们的无理判决!”
    判官和阎罗王无言以对。一时间,这场地府审判陷入了僵局。大殿内鸦雀无声,静候阎罗王做出最后宣判。
    这时,黑白无常突然闯进大殿,向阎罗王呈递上一件证物---此物正是祥子生前最后一幅画作:《丛林百兽图》。当然,这是黑白无常设法得来的复制品。原画仍然保留在人间,供世人鉴赏。
    阎罗王将证物铺展在香案上,仔细审阅。初看时,阎罗王面露喜色,越看越喜欢,最后简直眉开眼笑、爱不释手。原来,他也是个爱画之人。
    阎罗王收起画卷,从香案后走出来,微笑着打量祥子---
    “壁玉埋尘土,高手在民间。陈祥子,你在生之年,并非碌碌无为呀!这幅《丛林百兽图》,精妙绝伦,福泽后世。胜过凡人十世修为!功过相抵,你可再入轮回。本王判你转世为人,重返人间!”
    祥子深感意外,喜在心头。他转过身望一眼三十三,然后朝阎罗王深施一礼:“实不相瞒,我与三十三情投意合,誓愿生死与共、不离不弃。若判三十三下地狱,我也不愿独自转生~~~请阎罗王明察!”
    三十三挣脱小鬼,扑到祥子肩上,喜极而泣!但又悲从中来:“祥子,只要你能转世新生,就算判我魂飞魄散,我也愿意啊。”
    阎罗王被这一幕感动得老泪纵横,急忙吩咐小鬼们给祥子和三十三赐座、献茶。
    判官突然走出来,举着生死簿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    阎罗王将手中令符一挥,严命判官退下:“把你那该死的生死簿扔掉吧,本王实在不忍拆散这对绝世伉俪。且听他二人有何愿景?”
    祥子和三十三感动不已,异口同声地喊出他们的小目标:“化解因果,生死相随!”
    阎罗王点头应允,重回香案后坐定:“判官,你可有化解因果业报之术?”
    判官闻言,步步后退:“回禀阎罗王,阳世因果,乃天命所致。私自篡改,恐遭天谴呐!”
    阎罗王拍案大怒:“迂腐之极!自古以来,天地相融。而今,阳世之人早已洞悉天庭。唯有地府,尚属秘境。天庭为虚,地府为实。本王身为十大阎罗之首,为他二人消除孽报的权利也没有吗?”
    判官战战兢兢,俯首遵命。他查遍生死簿,终于有了眉目---“因果业报,非外力所能化解。唯有一计可行。”
    判官缓步走到祥子和三十三面前,征询他们的意愿:“你二人,誓言生死相随,那你们是否愿意来生化为一体、转世为人?”
    阎罗王暗自叹息,但他也深知,若要化解因果,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。
    祥子和三十三互相凝望一眼,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,同时点头---
    “我们愿意化为一体。生生世世,再不分离!”

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(尾 声)




    若干年后,一个小男孩降生在某个海岸渔村里。
    这个孩子喜欢走在沙滩上漫步,喜欢拿着一根小树枝,在光滑的沙滩上面画画;他还喜欢捡拾被海水冲上沙滩的贝壳。
    那些贝壳,五颜六色,形态各异。每一个贝壳里,都曾经居住着一个生命;每一个贝壳上,都深深镌刻着一个故事。。。。。。
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
川公网安备 51052502000001号